八零年代革命燎原時尚圈:不畏輿論的山本耀司,確立日式無彩美學

對於歐美國家來說,來自日本的神秘文化一向都令他們趨之若鶩,這個東方國度為他們帶來全新的色彩計劃、挑戰傳統的前衛服裝細節、帶有哲思的態度、以及藝術品一般的輪廓,愈是難以被現有傳統解讀的元素,愈是勾起歐美國家的強烈好奇心。

而這些文化衝擊的開端,都始於 80 年代這群帶著服裝系列遠渡重洋的設計師———川久保玲、三宅一生、以及山本耀司,他們勇敢地相繼前往巴黎舉辦服裝秀,對這些歐洲地主隊實踐「踢館」精神。

其中,山本耀司 (Yohji Yamamoto) 的服裝系列裡,貫穿著西方文化當中象徵死亡的黑色,也曾經因此被歐洲媒體大力抨擊,並且不看好日本設計師的發展,「滾出巴黎」的叫罵聲在服裝秀之後四起。誰都沒有料到這些日本設計師的頑強性格讓他們堅持逆流而上,日式美學就此紮根於時尚圈,並且顛覆了自此以後的服裝美學,為時尚用力地劃下一撇全新註解。

 

二戰遺孀之子,承襲母親的裁縫事業

山本耀司在年僅兩歲時,便在戰爭當中失去了父親,並且由母親一人獨自扶養長大,體諒母親辛勞的他勤奮功讀日本社會當中眾人所認可的慶應大學 (Keio University),卻在畢業之後決定回到母親位於東京歌舞伎町的裁縫工作室幫忙,此時山本耀司意識到:「我並不想加入社會群體的腳步」。

山本耀司的母親雖然感到生氣,最後還是同意了他的決定,但她要求山本耀司前往文化服裝學苑進修製衣技能。在文化服裝學苑修課的過程中,他身邊的同學全是為了結婚而預備技能的女生 —— 她們到文化服裝學苑學習花藝、製衣、烹飪等項目,山本耀司卻不以為意,他只專注於想習得打版、裁剪與縫紉這些技能,「當時的我,甚至不知道服裝設計師這個職業的存在。

 

 畢業作品獲獎,促成山本耀司首度前往巴黎卻不順遂

山本耀司畢業時因為獲獎,而意外得到能夠到巴黎一年的難能機會。在抵達巴黎以後,山本耀司才發現高級訂製服成為了當時的夕陽產業,就連聖羅蘭 (Saint Laurent) 都在當時開始了成衣線系列,他回憶道:「高級訂製服的時代已經凋零,而成衣的全新脈動才剛起了頭。」

在巴黎的期間,山本耀司的服裝設計之路並不順遂,各家雜誌總是不斷拒絕在時尚大片當中使用他的設計,他的獨到美學對當時的歐洲來說還太過前衛。山本耀司開始懷疑自己並沒有才華,並且轉向負面思維,他停止繪製設計圖,反而開始酗酒與賭博,最後他驚覺需要在完全毀滅自己以前離開這個地方,於是他回到東京。

thefemin-yohji-yamamoto-23.jpg1989 年 Yohji Yamamoto 品牌形象宣傳,Photo: The Red List

 

在母親的裁縫店幫忙,逐漸形成為女性製作男性化服裝的想法

“ 當我為客戶進行試衣 、並跪下來調整長度的時候,我不斷想著:『我要為女性製作一些男性化的服裝。』 ”

回到東京的山本耀司,在母親的裁縫工作室中協助母親為女性製衣。他發現日本女性所訂製的服裝全都纖細、性感、華麗且女性化,但是這些元素卻不是山本耀司所喜歡的,他形容:「當我為客戶進行試衣 (fitting)、並跪下來調整長度的時候,我不斷想著:『我要為女性製作一些男性化的服裝。』

山本耀司也不喜歡城市當中豐富繽紛的色彩與裝飾,他覺得毫無美感。「我不想以可怕的色彩干擾人們的視線。」因此,山本耀司以聰明的剪裁以及多樣水洗效果取代「感性的色彩」,成為他強烈的設計風格。在日本發展的期間,山本耀司逐漸建構出自己的成衣帝國,串連日本各大城市採購與通路,開拓出全新的服裝思維。

thefemin-yohji-yamamoto-09.jpg

Yohji Yamamoto 2016 秋冬系列後台攝影,Photos: Crash

 

 再度前進巴黎,並獲得廣大關注

“ 我與川久保玲的服裝與歐洲人的美學相去甚遠,對他們來說,我們的創作既骯髒又醜陋。 ”

山本耀司的設計在日本逐漸被人們接受,讓他開始思考或許巴黎也存在著能夠欣賞他作品的獨到慧眼,因此在 1981 年,山本耀司帶著他的服裝系列重返巴黎,並且巧合地在女友川久保玲 (Comme des Garçons) 於巴黎首度發表服裝系列的同一日開設了自己的巴黎服裝精品店。

出乎意料地,這一對時尚情侶在巴黎徹底掀起了一場革命,他們的服裝被當時別具權威性的服裝設計師 Claude Montana 與 Thierry Mugler 認同,因而引起廣大迴響與關注山本耀司形容當時的景況:「我與川久保玲的服裝與歐洲人的美學相去甚遠,對他們來說,我們的創作既骯髒又醜陋。」

thefemin-yohji-yamamoto-08.jpgPhotos: V Magazine

 

 以低調態度擦去成功的耀眼光環

從 80 年代開始至今,山本耀司的兩個服裝線 Yohji Yamamoto 以及街頭運動副牌 Y’s 都在全球的高端百貨公司設有專櫃,山本耀司卻謙遜地試圖淡化他的成功,他說道:「我只是非常幸運。當時人們正等待著一陣新的風吹來,許多時尚的人們對於刻板時尚、繽紛色彩以及女性化形象感到厭倦,他們正在等待著什麼,而一切就這麼發生了。

Yohji Yamamoto 2017 春夏系列,Photos: Vogue

 

現今被轉移焦點的設計,需要強烈個人原創風格

“ 你需要對一件事抱有真正的興奮及情緒,才能創作出東西,而不只是膚淺的視野而已。 ”

對於現今的時尚,山本耀司認為一切都有些過於「主流」,他指的是整個產業當中「服裝設計師」一職的重要性日漸降低,取而代之的是被新的消費型態烘抬而出的銷售導向 —— 配件與飾品佔據品牌大量心力,為了企及高獲利衍生出的商業活動也削減了設計焦點。

在這樣的局勢下,山本耀司鼓勵新興服裝設計師去探索專屬自己的風格,他也強調年輕人應該捨棄電腦與網路,因為這些網路上的爆炸資訊量可能讓設計師陷入旋渦,「你需要對一件事抱有真正的興奮及情緒,才能創作出東西,而不只是膚淺的視野而已。年輕人們還未擁有真正的『獨立人格』或是夠強的力量,所以我總是告訴他們,去試著模仿你非常喜歡的東西,在不斷模仿的過程中你將會找到自己。

thefemin-yohji-yamamoto-24.jpgPhoto: The Red List
Published via The Femin

Sunny

畢業於英國伯明罕城市大學的時尚造型所與輔仁大學服裝設計系,現職為一成癮的時尚旁觀者,並以此身份在《A Day Magazine》的時尚副刊《The Femin》寫寫觀察筆記。身為當代斜槓青年一員,職稱難免彼此鑲嵌:服裝造型師 / 藝術執導 / 服裝設計師 / 時尚編輯。在涉足多樣領域的同時,期許盡力將情感注入手中的每一件事,讓它們都背負著一小塊的自己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